主页 > 时代最强 >大家好,我是个熟历史、酸长官、追恶鬼、刚学魔法的伦敦警察! >

大家好,我是个熟历史、酸长官、追恶鬼、刚学魔法的伦敦警察!

时间:2020-06-29 来源: 时代最强 点赞: 124

大家好,我是个熟历史、酸长官、追恶鬼、刚学魔法的伦敦警察!

故事杂食者,影集、电影、小说、漫画、动画,都是每日生活的精神食粮。写过一本谈台湾科幻史的书《幻想蔓延》。最近迷恋上跑步机,决定每天都要和它幽会。

巴黎的塞纳河、纽约的哈德逊河、伦敦的泰晤士河⋯⋯城市的历史总与相伴的河流紧密相关,而班恩.艾伦诺维奇在结合魔法、历史与警探故事的《伦敦河恶灵骚动》中,塑造了充满英式幽默、讲话酸溜溜的菜鸟员警彼得,在城市与河流的历史中穿梭,一窥伦敦的前世今生。

鉴识人员口径一致表示,在天亮前没有别的事可以做⋯⋯在那之前,他们只需要几个傻愣的员警,在换班前守着犯罪现场。这就是为什幺我会在清晨六点的刺骨寒风中站在柯芬园,以及为什幺是我遇到那个鬼魂。⋯⋯我发现引用我爸的智慧之语是有帮助的,他曾经告诉我:『谁会知道这一切该死的事情是怎幺发生的?』

一件发生在柯芬园圣保罗教堂(St Paul’s Church)的无头命案,居然和魔法有关,唯一的目击证人还是柯芬园的鬼魂?在小说的第一章,作者就迅速建立了整本书、或者说整套系列作的风格,主角彼得.葛兰特的个性也跃然纸上。

身为一名实习警察,总是会被分配到一些不讨好的工作,比方在寒风中守着犯罪现场。当负责指导的前辈不见身影,彼得忍不住酸了几句,说前辈一定是「在圣马丁庭一间通宵营业的咖啡厅裏努力肩负起这个责任」,酸的实在恰到好处。整本小说里,主角的幽默讽刺是一大看点,如果喜欢泰瑞.普莱契的《碟形世界特警队》,或道格拉斯.亚当斯的《银河便车指南》的读者,也一定会喜欢这部作品。

彼得是个会在办案时,分心研究建筑物的警察。合作无间的搭档女警莱斯利曾吐槽彼得:「你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并不是一名警察需要的,就好像你总是看到不存在的事物一样」。正因为这种特质(加上看得见鬼),被身为巫师的长官纳丁格尔赏识,成为了警察兼魔法学徒,专门处理各式魔法案件。

为了早日出师,彼得除了警察工作,每天还得抽出两小时练习,之后还有拉丁文、希腊文和阿拉伯文等着他。身为魔法菜鸟,一点小意外在所难免,比方说烧到自已的手,或者破坏一座喷水池。看他如何用科学方法测试能力,逐渐掌握魔法(还有吐槽长官),说实话真的很有喜剧感(笑)。

善于分心的彼得,让我们有了一位熟悉伦敦历史的导游,这个善于吐槽的嘲讽高手,也让我们在阅读时获得许多乐趣。

比方谈到在维多利亚火车站附近、建于1970年代的西敏法院,他说:「由于实在没有可取的建筑学优点,有人认为应该将它编入目录,留给后代子孙当成可怕的负面教材」;抱怨1950年代丑陋国宅:「当空气净化法案为伦敦知名浓雾画下句点⋯⋯佩沃特国宅的却因此变得比原先更难看了」;谈到剧场群聚的伦敦西区:「锡奇生蚝吧是个演员聚集地,这件事并不奇怪,只要你卖吃的卖到半夜,而且位于西区最着名的戏院区步行範围内」⋯⋯我们能从这些情节了解知名景点之外更多不同城区,以及当地人才会知道的城市现况。

『泰晤士之父,』泰晤士之母的语气轻蔑。『当他还是个年轻人的时候,他站在我站过的地方,在桥上,做出和我一样的承诺。不过自从1858年伦敦大恶臭以来,他就没有到过比泰丁顿水闸更下游的地方。他不曾回来过,就连巴泽尔杰特设置了下水道、改善臭气问题后也一样,二次世界大战伦敦大轰炸时也是,城市熊熊燃烧的时候也是。结果现在他说这是他的河。』

《鲁宾逊漂流记》的作者丹尼尔.笛福认为泰晤士河是伦敦的生命,英国政治家约翰伯恩斯则说「泰晤士河是一道流动的历史」。既然小说书名叫做《伦敦河恶灵骚动》,泰晤士河众神现身,自然是一大看点。

故事里,流经亨里、牛津、斯坦斯等地的泰晤士河上游,以泰晤士之父(Father Thames)为核心,流经伦敦的泰晤士河下游精华地带,则是以泰晤士之母(Mama Thames)为领袖。其实这和泰晤士河的历史变迁有所关联,特别是1858年的「大恶臭」事件。

1858年夏天,由于伦敦市民平常处理汙水的坏习惯,加上异常炎热的气候,终于让泰晤士河下游恶臭无比,连位于河畔的英国下议会都无法办公,一度想要搬到上游去。有趣的是,当时报纸上刊有一幅法拉第要求满身髒污的泰晤士之父处理河川恶臭问题的讽刺漫画。英国下议会火速通过下水道和河堤建设预算,汙水问题终于在1865年彻底解决。

小说里,下水道的建设成了新旧河神交替的关键。旧河神因为下水道系统的建设,失去了性命,泰晤士之父从此不再进入下游。多年后,泰晤士之母成为掌管下游的女神,先前空缺的支流河神位置──泰本(River Tyburn)、芙立(River Fleet)和艾法(River Effra),也被她的女儿们取代。

幻化成人的河神与他们的信徒,像黑社会一样互抢地盘,需要警察从中调停,也让彼得有机会与河神们相识,更让他在众神帮助下,破解案件并阻止更多死亡事件。彼得的行动赢得两方河神的尊敬,让一场有可能演变为泰晤士河决堤的冲突,消弭于无形。

值得一提的是,泰晤士之父是民间本有的神祉,上游的河神都是白人男性。泰晤士之母则是作者虚构的神明,下游的河神除了利亚(River Lea)之外,都是非裔女性。而我们的菜鸟警察彼得,则是黑白混血的非裔英国人。

这个设定相当有意思。

还记得2016年哈利波特舞台剧,公布由非裔演员出演妙丽后,引起许多书迷反弹的事件吗?最后在原作者J. K. 罗琳表态支持后,才让反弹声浪稍事消解,也让我们看到,现实的种族偏见多幺难以消除。而在《伦敦河恶灵骚动》居中调停的彼得,在族裔上刚好介于黑白两者之间,或许也代表着作者对新旧文化、不同族裔之间相处来往的理想状态吧?

因为,人心的骚动,比泰晤士河更为湍急。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申博138sunbet真人|焦点网络|要性物流|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